9场民事诉讼,让污蔑江歌的人受到法律制裁

  早前几天,江歌之母江秋莲诉刘暖曦生命权纠纷一案一审宣判。判决明确了刘暖曦在江歌案中的过错,以及她在事后针对江母发表刺激性言论的事实,判其赔偿69万余元,令人感慨“公道天成”。尽管对于一审结果,刘暖曦仍有上诉空间,但公众普遍认为:在江歌案中,这是一个标志性的判决,意味着江歌、江秋莲母女公道得还。

  判决发出后,很多关心此案的人都倍感欣慰。但是,对江秋莲而言,她的“战斗”却远未结束。不论刘暖曦上诉与否、此案是否仍有后续,这都不会是她依法维权、为亡女讨回公道的终点。

  1月13日,据澎湃新闻报道,目前,江秋莲至少还有9起案件在诉讼过程中。仅在刘暖曦被判赔之后两天,江秋莲便于1月12日前往北京互联网法院,就该院负责的5起民事诉讼与法官沟通情况。

  除了起诉长期侮辱、污蔑江歌母女的多名网民,江秋莲还起诉了微博平台,目的是为让微博披露十几名发表过不当言论的微博用户的注册信息。在民事诉讼以外,江秋莲还曾就多起诽谤案件发起刑事自诉,其中有案件转为公诉,并有两名被告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、一年半。

  作为一名失去女儿的母亲,江秋莲在诉讼中表现出了极其顽强的斗志。支撑着她一路走来的,是一个十分简单、无比纯粹的目的——让污蔑江歌的人受到法律制裁。对外人而言,人们更多听到的当然是主流舆论对江歌的赞许和惋惜,但在江秋莲的视角下,即便所占比例不高,那些侮辱、污蔑江歌的言论也像一根根针,时刻刺痛着她的内心。对于这些充满恶意的侵权言论,不仅江妈妈不能容忍,法律和社会规范也绝不会姑息。

  自从公开为女儿“讨公道”、被动成为公众人物以来,江秋莲一方面得到了绝大多数网民的同情支持,但另一方面,恶毒的刺激与谩骂几乎从未断绝。在攻击者的行列中,既有为利益所驱动的“水军”,也有哗众取宠的“键盘侠”。面对这些人,江秋莲一度无所适从,但在与之“战斗”的过程中,她逐渐变得坚强了起来。对于形形色色的攻击,江秋莲的态度是:“骂我的,我都能扛得住,污蔑江歌我绝不答应!”这份母爱不仅令人动容,也令人倍感心酸。

  在各路恶意针对江歌、江秋莲母女的网暴者中,有几个格外活跃的账号。一直以来,对“冷眼萌叔”“特别调查员”“免费写手”“我就是兆兆啊”“Posh-Bin”“乌拉那拉秋莲”等长期对江歌、江秋莲发表恶意言论的账号,众多网友看在眼里,怒在心中。如今,其中的“Posh-Bin”“乌拉那拉秋莲”已被追究刑事责任,其他人的案件也在审理之中。

  当下,以这些人为代表,躲在屏幕背后,用键盘攻击他人的网暴者已是社会的一大“公害”。在这重背景下,江秋莲的执着与坚持显得尤为可贵。带着对法治的信仰,我们相信:在江歌案的余波之中,改名刘暖曦的刘鑫不会是最后一个为自己的错误行为付出代价的人。每个自以为可以戴着“面具”,安全地对他人倾泄恶意的人,都必将受到道德和法律的应有制裁。